“N号房”事件最大帮凶,Telegram梦想走偏纪实

2020年8月1日04:49:03 发表评论

专题前言

举世震惊的韩国 “N号房”事件,就像是一颗轰然爆炸的深水炸弹,掀起滔天谴责巨浪之余,搅动得全球无数民众夜不能寐 —— 原以为,在科技、文化建设空前繁荣的当今社会,人性中的邪恶已经被善良完全压制,但惨烈的数据却让人不得不接受现实: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nyAf5HKnAB3dnX9eTXUl1mIEhoX


从2018年起,犯罪嫌疑人开始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上,发布针对女性的性剥削的照片和视频,参与者需要发表侮辱性评论、支付数字货币才能观看这些影像。截至目前,警方已知的被害女性为74人,其中16名是未成年人,年龄最小的仅有11岁,而“N号房”事件的参与者,接近27万人。


据2020年最新数据,韩国总人口为5223万人,其中男性约为2600万人。这意味着,每100个韩国男性里,就有1个是“N号房”事件的参与者(数据来源:SBS,韩国排名前4 的无线电视台)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gN-zgkyAwBTpOs1TxXqE_SVXx37


“N号房”事件被媒体曝光之后,作为载体和帮凶的Telegram成为了全球网友口诛笔伐的众矢之的。完全匿名、阅后即焚、用户位置不可追踪等特性,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同时,也成让Telegram成为了滋生邪恶的温床。


起源:超强匿名性,为了“自由”

2013年6月,前中情局职员爱德华.斯诺登向媒体披露,美国国家安全局(NSA)和联邦调查局(FBI)于2007年小布什时期开始实施了一项名为“棱镜”的绝密级电子监听计划。通过进入微软、谷歌、苹果等九大网络公司服务器,监控各国公民邮件、聊天记录等隐私数据;与此同时,要求电信公司必须每天上交用户通话记录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mb815Tz9R1WwpZ-IpSt2KAguFyr


消息传出后,全网舆论一片哗然,直接引发了公众对于互联网信息安全和个人隐私的信任危机。


2013年8月,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杜罗夫兄弟(Pavel Durov帕威尔.杜罗夫;Nikolai Durov尼古拉.杜罗夫),本着开源、非营利的原则,正式推出即时安全通讯软件Telegram(电报)。以完全匿名、保护隐私为核心的卖点正中全网用户下怀,直接驶入了迅速扩张的快车道。


2013年10月,Telegram日活跃用户数突破10万;随后又分别在2016年2月和2018年3月,实现总用户数破1亿和2亿,号称是全球最大的即时安全通讯软件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omwgVMkBJCwvjDm6yUVnBYkpc8Y

Telegram之所以能够迅速爆红,是因为与主流通讯软件在信息传递机制、信息安全方面有着根本不同。主流通讯软件采用中心化交互机制,所有的用户节点将信息发送至服务器,再由服务器发送至指定的另一用户节点。而基于MTProto协议的Telegram,采用点对点信息传输机制,除信息交互的双方以外,没有任何用户节点或者服务器参与到信息传递过程中,而且在用户退出时自动删除聊天记录,在根本上实现了信息传递的安全可靠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杜罗夫兄弟本身就是一对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。尤其是弟弟帕威尔.杜罗夫,可谓是“生有反骨”:

帕威尔.杜罗夫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读书时,就曾多次黑入学校网站,并把首页banner换成自己最讨厌的老师照片。2006年大学毕业后,帕威尔.杜罗夫又创立了社区网站WKontakte(坊间多称其为VK),并在之后两年成为了俄罗斯最受欢迎的社群网站,用户数突破千万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gdJvJhMR68zA0noc5h1yq4kUPqh


尽管帕威尔.杜罗夫自己并不在VK网站发表言论,但也从来不去限制VK网站上的用户发言;以至于,从2011年开始, VK网站上出现了反对俄政府的声音。而帕威尔.杜罗夫在接到俄罗斯安全部门发出的关闭页面通知后,不仅拒绝了关闭页面的要求,还在包括VK网站在内的多个社交工具上,公开嘲讽其所为。


紧接着,就发生了俄罗斯警方以发生交通事故逃逸为由,传唤并不会开车的帕威尔.杜罗夫,遭到拒绝后直接突袭其住址和办公室的事件。可以想见的是,帕威尔.杜罗夫必然遭到了严厉警告和政治教育,但之后发生的事实证明,帕威尔.杜罗夫并没有就此服软。


2014年,俄罗斯的安全机构要求VK网站交出乌克兰反对派领袖个人资料,帕威尔.杜罗夫再次拒绝并公开了安全机构向他发出的文件原文。随后,又连续发出2张分别穿着蓝、灰色衣服的小狗,暗讽俄罗斯安全机构办事人员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tpLSZDjZDYUivinud1_Bop5UciK


几次三番的充当刺头,直接引发俄罗斯政府震怒。事实上从2011年开始,由俄罗斯政府掌握的强力集团就通过各种方式大肆收购VK网站的股份,到2014年时,已经等同于百分百掌控VK网站股权。


也正因为上述原因,帕威尔.杜罗夫于2014年4月11日被VK董事会解除执行董事职务,被迫离开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。在此之后,他选择联合自己的哥哥尼古拉.杜罗夫,以及几位亲信,专心经营新项目Telegram。


哥哥尼古拉.杜罗夫是一位技术极客,同时也是弟弟帕威尔.杜罗夫的编程启蒙老师。尽管行事不似弟弟张扬跋扈,但却有着与之高度重合的技术理念。两兄弟都认为,当今整个互联网世界中,缺乏一种能够真正保障用户隐私、脱离包括政府在内的任何第三方组织监管的软件,缺乏真正的言论自由。


最终,在尼古拉.杜罗夫的主导下,两兄弟开发出了一种新型加密方式,正是Telegram的内核。为了避免再次失去控制权,两兄弟背井离乡,加入了圣克里斯多佛吉尼维斯(一个位于加勒比海的岛国)国籍,并且拒绝引入任何外部投资。而支撑Telegram的运营资本,来源于两兄弟变卖的房产、股权等资产。


崛起:一炮而红,大受区块链欢迎

杜罗夫兄弟为了维护VK网站的言论自由,屡次三番与俄罗斯政府公然作对,已经充分说明,这是两个典型的自由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。而Telegram,正是杜罗夫兄弟狂热自由梦想驱使下的产物。

帕威尔.杜罗夫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,Telegram的开发灵感,来源于VK网站。当帕威尔.杜罗夫拒绝俄罗斯安全部门删除相关页面而被俄罗斯警方传唤时,帕威尔.杜罗夫在第一时间通过电话联系了自己的哥哥尼古拉.杜罗夫。但也就是电话接通的一瞬间,帕威尔.杜罗夫突然意识到,电话极有可能已被监听,而自己无法找到任何不受监管的即时通讯方式,进而萌发了一款不受任何三方机构监管、绝对自由和安全的即时通讯软件的想法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v2jKK0sOLNIJMp3Q1mnWnRr_cCQ

在此之后,帕威尔.杜罗夫开始联合有着相同开发理念的哥哥尼古拉.杜罗夫,以及来自VK网站的几位亲信,着手Telegram的开发。帕威尔.杜罗夫曾在出席媒体活动时透露,Telegram技术团队中至少有6人得过ACM(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)大奖,而且都可以轻松获得Google等顶级互联网公司的优秀offer。


作为一款即时通讯软件,Telegram在保证功能完备的前提下,大小仅有30M(微信为134M)。极致精简的编码不仅将硬件门槛拉到了最低,也使Telegram比多数通讯软件更快、更迅速。知名程序员霍炬曾经盛赞Telegram的底层协议 MTProto:贡献者人数很少,但代码质量相当高“兼具数学和工程之美”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pvXMUzlpFLElMQINpMnxYeDV9cg

2013年8月,正值“棱镜门”事件余波肆虐、全网用户人人自危之际,Telegram 1.0版正式发布。安全、匿名等特性就像黑夜里突然出现的一道光,再加上杜罗夫兄弟早已因为之前与政府作对的“光辉事迹”声名大噪,Telegram吸粉无数,一炮而红。正式发布仅2个月,日活跃用户即破10万。


2014年2月,Facebook宣布以190亿美元收购即时知名通讯软件WhatsApp。由于Facebook正是“棱镜门”事件泄漏用户隐私数据的9家网络公司之一,消息传出后,Telegram下载量暴涨,到年底时月活跃用户已突破5000万。


2016年2月,Telegram的用户已经遍布全球200多个国家或地区,月活跃用户破1亿。


2018年3月,Telegram月活跃用户破2亿。


2019年10月,Telegram月活跃用户破3亿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msBh4evuD8JSpvBUpA688jD07Gg

杜罗夫兄弟认为,互联网隐私最重要的两部分,一是保护私人谈话不被第三方窥探,二是保护个人数据不受第三方的利用。因此,Telegram在收集和处理私人数据方面严格遵守两个原则:不依靠用户数据来展示广告,聊天记录可以设置时间定时销毁、对话双方都可以删除彼此的聊天记录。


极高的安全性,在充分保护用户隐私不被泄露的同时,也使Telegram成为了邪恶滋生的天堂。早在韩国“N号房”事件尚未开始的2017年,就有用户在社交媒体上曝光,Telegram上有大量来自俄罗斯、乌克兰等地的色情内容。之后又有消息持续曝出,ISIS恐怖分子正利用Telegram大肆散布恐怖信息。


除了色情内容、灰产黑产、违禁品、恐怖活动以外,成就Telegram迅速扩张的另一有力推手,是在区块链领域的ICO活动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vFFx6_yUJdnKOFx1nJOEvb4nnDj

区块链ICO活动是否成功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群运营的成败。项目方通过社群聚集用户,并在群内进行项目宣发、活动预热、用户问答,以最小的人力和资金成本、最快的速度将信息精准传递给关键用户,最终完成整个ICO募资流程。


另外,区块链技术的核心去中心化(没有与服务器类似的中心节点,所有成员节点拥有平等的信息记录权限),与Telegram端对端的开发理念天然默契。Telegram强大的保密性、阅后即焚的防泄漏机制,也为所有不能见光的信息,提供了绝佳的传递载体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oU70BvyrNXomw9TXDon70RGnEgA

市场实际使用结果证明,Telegram与区块链的确是天作之合:Telegram单个群的用户上限为10万人,远超微信等主流聊天软件;既可以满足大规模社区运营需要,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用户数后,本身也成为了项目方的公信力证明。


杜罗夫兄弟在发现Telegram在区块链领域的成功之后,迅速作出了拥抱区块链、针对区块链专项优化的决定。例如在后续版本中新增数字货币钱包功能、允许用户直接在Telegram上进行数字货币转账,推荐优质的区块链ICO项目等等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jbXlSX8dXW_nqZ92nq9r7R3nWa8

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,全球多个国家先后开展针对ICO的严打活动,直接 促使了Telegram用户规模的再度暴涨。从彼时起,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以及必然通过ICO集资的区块链项目,为了躲避监管,均把Telegram作为主要的社群联络方式。


2018年3月,帕威尔.杜罗夫在宣布Telegram注册用户突破2亿时披露,Telegram已经成为区块链领域最主流、最受机构和用户青睐的通讯工具,99%的区块链项目都会在Telegram上建立用户社群,Telegram已经有上亿个区块链社群。


野心:进军ICO,17亿美元只是开始

在Telegram上线初期,帕威尔.杜罗夫曾公开承诺,Telegram不会向用户收取任何费用;而且为了避免像曾经的VK网站一样,失去控制权,Telegram拒绝引入任何外部投资。

Telegram技术团队虽然人数不多,但个个都是全球范围内,超一流水平的技术极客。按照帕威尔.杜罗夫自述,Telegram每月需要支付的运营成本(包括人员薪资、硬件、网络成本等等)高达100万美元。而支撑Telegram正常运营的资金,全部来自于杜罗夫兄弟离开俄罗斯之前,变卖的VK网站股权、房屋等资产。这意味着,即便帕威尔.杜罗夫年少成名、腰缠万贯,也必须开拓财路,才能保证Telegram的正常运营。

在这种现实存在需求面前,野心勃勃的杜罗夫兄弟将目光锁定在了彼时正处于野蛮生长阶段的ICO。2018年初,Telegram宣布计划在2019年3月推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开放网络TON(Telegram Open Network)及平台通证Gram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kO3H3vY0m6VvguuMs8mh3yPynv1

2018年2月12日,Telegram宣布完成首轮ICO融资,额度为8.5亿美元,包括软银集团、Benchmark和香港私募基金汇友资本等多家国际知名财团参与了此次投资。

2018年4月3日,Telegram又宣布完成第二轮融资,前后两轮融资共获得17亿美元。总计不到200家资方参与的内部认购,不仅刷新了ICO史上最大融资规模记录,市值更是直逼排名的第九的恒星币。

早在Telegram用户数破百万、在行业内暂露头角之使,已经陆续产生了不小模仿其软件机制的后来者;Telegram通过 ICO获得17亿美元的消息传出后,更是引发了这些软件的跟风效仿。例如最具代表性的Potato(用户数超400万),也于此后传出将要发币、进军区块链的消息。

跟据Telegram公布的融资计划书,TON是一项宏大的战略计划。不同于多数ICO项目发币募资、运行于以太坊等区块链平台的“行业主流操作”,杜罗夫兄弟计划将TON打造成功能健全、未来最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网络。而Telegram,仅仅只是运行在TON网络中千万DAPP中的一个。

长达132页的Ver.3版本TON白皮中如此写道:TON至少包含TON Blockchain、TON Networking、 TON Services and application、TON Payments四大生态。

其中,TON Blockchain将由1条主链+9条侧链构成,兼具强大的延伸性和快速生成区块的能力;TON Networking是一项把可人工识别的名称分配给账户、智能合约服务和网络节点的服务,使中心化体验高度人性化;TON Services and application是支撑第三方服务商的基础平台,可以接入各种去中心化应用和智能合约;TON Payments是微信支付平台和渠道,可以用于用户和服务商之间及时、安全的链下交易。

Telegram还在TON白皮书中还披露,TON拟发行平台通证Gram总量为50亿枚,基于Pos权益证明机制。50 亿枚Gram 直接生成,开发团队保留其中 4%,锁仓期4 年;至少52% 的总量由Telegram持有,剩下的44%投放市场。

毫无疑问,从TON白皮书公布的这一刻起,杜罗夫兄弟打造“自由”通讯软件的初衷已经变味 —— 如果说聚资是为了支撑Telegram正常运营并开发新功能,那么大费周章开发新业务、还让Telegram退居二线,就是彻头彻尾的背离最初的开发理念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Telegram在区块链领域的大获成功,给全球投资、创业圈造成了极为深远的影响,无数企业、机构均已加入区块链为荣。例如国内以人人影视(CVNT)、迅雷(玩客币)为代表的一大批企业,均推出了自家的区块链项目。


遇冷:多国封杀,核心业务进退两难

2018年4月,俄罗斯莫斯科法院宣布,禁止使用Telegram,进而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,严重冲击了Telegram的核心业务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u7l_cWIzvLOECSAZ7qUZ1neaFOK

莫斯科法院在针对Telegram的封锁令中表示,俄罗斯联邦安全局(FSB)曾在2017年要求Telegram共享密匙;而Telegram以没有破解加密消息的能力、不能破解用户聊天信息为由,拒绝了该要求并向法院起诉俄罗斯联邦安全局。在败诉之后,又以“在技术层面无法实现”为由,拒不执行15天内交出密匙的判决结果。

2018年4 月 16 日,俄罗斯联邦政府正式宣布,全面封杀Telegram。俄罗斯联邦电信信息和大众传媒监管局 Roskomnadzor 要求所有互联网服务供应商(ISP)停止向Telegram提供服务。除此之外,还封锁了Telegram部署在亚马逊和Google Cloud的基础设施,并向苹果公司下达了在App Store中移除Telegram的命令。作为用户基础深厚的本土市场,Telegram有超过1500万用户来自俄罗斯。

紧接着,中国、伊朗等国也先后发出封杀令,Telegram损失惨重。以伊朗为例,在封杀令发布之前,Telegram是该国最主流的即时通讯软件,超过4000万伊朗用户在使用该软件。

https://file.lilchain.com/FjHDiqgm0PgVqQeq-myCy7CgL56t

各国政府封杀telegram,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

一方面,杜罗夫兄弟对用户隐私权的一味偏袒,已经使Telegram成为不法分子的“御用”交流工具。根据伊朗官方媒体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(Islamic Republic News Agency)2018年5月发布的报道,telegram在2017年6月发生的伊朗议会大厦袭击事件中,充当了极端组织ISIS(伊斯兰国)的交流工具。不仅如此,Telegram还在2017年12月-2018年1月发生的、伊朗最近10年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中,再次充当了示威者的宣发工具。

面对巨大的监管和舆论压力,Telegram不得不集中关闭了大量ISIS的公共频道,之后又于2018年8月,宣布同意向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提供与恐怖分子的IP地址和电话号码。尽管帕威尔.杜罗夫宣称,此举将大大降低平台对恐怖分子的吸引力,但伊朗、俄罗斯政府并没有因此解除对Telegram的封杀令。尤其是伊朗,在宣布封杀Telegram之前,就已经开始扶持该国本土的iGap、Soroush等社交平台。

另一方面,Telegram高达17亿美元的巨额ICO融资,也引起了金融监管机构的普遍反感。据行业公开数据显示,在ICO诈骗最为猖獗的2017年,超过95%的ICO活动都以项目方中途跑路告终,致使大量投资者多年积蓄付诸东流。站在监管机构视角,Telegram高达17亿美元的融资,无论是聚资诈骗,还是真正实现流通,都将给现有、稳定的社会和货币体系带来巨大风险。

2018年9月,所有TON投资方均收到了Telegram发出的《TON开发进度报告》。该文件显示,整个TON计划完成度已经达到70%,不少子项目完成度已经达到90%,甚至100%。但时至今日,由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等监管机构的明令禁止,TON主网仍未上线。

以上两方面因素,使Telegram的业务推进造成了严重困扰,用进退两难来形容其处境,可谓是恰如其分。

关闭ISIS公共频道、向政府提交恐怖分子信息,已经充分说明,Telegram项目方拥有控制用户账号状态、记录用户关键信息的能力;只是出于杜罗夫兄弟捍卫“自由”的产品理念,没有将数据交予政府。面对持久而大范围的封杀,Telegram必须在国家利益与个人隐私这对完全矛盾的双方作出抉择。

与此同时,已经完成17亿美元融资,但由于监管机构明令限制,迟迟不能上线的TON主网和Gram通证,究竟是继续喊冤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还是放弃项目、退还已经到手的融资。相信无论是哪一种,Telegram都将遭遇阵痛。


结语:天生反骨,未来之路注定坎坷

帕威尔.杜罗夫曾多次公开表示,自己的座右铭,是本杰明.富兰克林的名言:“任何牺牲基本自由换取短暂安全的人,最后既得不到安全也得不到自由”。这种对用户隐私和言论自由的绝对捍卫,是帕威尔.杜罗夫得到Telegram技术团队和全球3亿用户支持的精神内核,至少在帕威尔.杜罗夫掌权时代,轻易不会妥协。

鉴于当今各国对ICO活动的严苛监察,Telegram计划推出的TON主网和Gram代币,前景也并不明朗 —— 即便TON不会卷钱跑路,政府也绝不会容忍这样一个聚集海量资金、及时跨境流通、完全不受监管的第三方金融体系出现。

高举“自由”大旗的Telegram,在凭借绝佳保密性得到3亿忠实拥趸的同时,也触动了监管机构的逆鳞。如果不能在监管透明和用户隐私中找到行之有效的平衡,其未来之路注定充满坎坷。


本文来源:小链财经

作者:朝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未分类

发表评论